澳门高额桌,Ivey四条<野人53s输掉个超600万pot

时间:2021-03-01 11:04来源:未知作者:陆某人

内容来源:upswingpoker.com

作者:David Lappin

编译:中扑网(dzpknews.com)

 

今天要聊的一手牌,主角是“野人”Daniel Cates和扑克传奇Phil Ivey,两位牌技都超屌的玩家在这局牌中争夺的是一个超600万港币(约825,000刀)的底池。

 

盲注1万-2万港币(1250-2500刀),地点澳门,桌上玩家码量每人均是300万港币(150bb,375,000刀)。

 

 

 

 

***翻前***

 

弃牌到坐按钮位的“野人”,他用5♥3♥开局到5万,Ivey在小盲位跟注,大盲位做挤压,3-bet到20万,“野人”和Ivey都跟注。

 

♠分析♠

 

53s这手隔张同花牌属于“野人”范围底部的牌型,也就是说它是“野人”翻前加注范围中最烂的牌型之一了,但他这么做是可以的,因为码量很深。

 

Ivey跟注后,大盲位做挤压只是初始加注的4倍,“野人”跟注的赔率不错,且他有位置优势,所以跟注了,但后来在“The Chip Race”播客跟播主聊起这手牌时,“野人”反省说这个跟注应该不是正EV之举。

 

这里有一点值得说明的是,大盲位的挤压式加注应该更大一些,应该用他的整个范围加到初始加注的5-6倍,但这局牌中他只加到了4倍。

 

“野人”跟了大盲位3-bet的后,Ivey的跟注赔率是3:1,由于价格挺划算,所以他应该会用自己范围中大部分牌型继续下去。

 

***翻牌***

 

发出A♥3♣4♦,底池60万,Ivey过牌,大盲位下注20万,“野人”和Ivey都跟注。

 

♠分析♠

 

“野人”翻牌的牌力是后门同花顺听牌+底对,继续玩下去的理由是足够的,要考虑的问题是怎么玩,大盲位下了底池的1/3,所以“野人”是该跟注还是加注?

 

他在当时选了跟注,但后来回过头去分析时,“野人”觉着加注会好些,因为相比大盲位的范围而言,他和Ivey的范围里会包含更多的两对(A3s、A4s和34s)以及暗三(33和44),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选加注是可以的。

 

***转牌***

 

底池120万,牌面发出A♥3♣4♦4♥,Ivey过牌,大盲位过牌,“野人”下注80万,Ivey跟注,大盲位弃牌。

 

♠分析♠

 

到了转牌,局势就变得有意思多了。

 

Ivey和大盲位过牌,拿着同花顺听牌+底两对的“野人”决定诈唬,他解释说转牌这里非常适合半诈唬,因为转牌没有对手弃牌范围里的阻隔牌,比如大盲位有可能拿的是JJ这样的口袋对,那么转牌面对一个底池2/3的下注,大盲位大概率会弃牌。此外,转牌的下注也能给Ivey范围中的弱Ax施压,所以“野人”认为这么打没问题。

 

他下注后,大盲位确实弃牌了,只有Ivey跟注。

 

***河牌***

 

底池280万,牌面A♥3♣4♦4♥2♥,筹码底池比约为0.64:1,Ivey过牌,野人下注90万,Ivey全下180万,“野人”跟注。

 

♠分析♠

 

“野人”居然真的中了同花顺!

 

中了同花顺后“野人”是在这么分析Ivey的范围和他自己范围的:

 

首先,Ivey基本不可能拿了同花,他的范围包含的是接近坚果的牌型(如4♠4♣、3♠3♦、A♣4♣和A♠4♠)、强牌(三条或顺子,如6♣4♣、6♠4♠、5♣4♣和5♠4♠)、以及弱Ax。

 

其次,“野人”自己这边的范围诈唬牌不多,也就7♣6♣或7♦6♦,而Ivey如果拿了葫芦或四条,那肯定会打到全下,因此“野人”钓的是Ivey范围里的顺子、明三和Ax,由于Ivey范围里Ax的组合更多,所以“野人”决定下小一点,数量约底池1/3。

 

***结局***

 

Ivey亮出4♠4♣,他在翻牌中了暗三,转牌中了四条,可却在河牌被“野人”的同花顺绝杀,输掉一个640万港币的底池,下图是他们在Instagram上传的照片↓↓

 

 

毫无疑问,这是一手cooler,“野人”运气是真的好,而翻前面对大盲位的挤压时,他其实是应该弃牌的,但当他选择跟注后,而翻牌他还是跟注后,转牌河牌的剧情就是无可避免的了。

 

站在Ivey的角度,他翻前用小口袋对跟注,翻牌他的位置是最不利的,选过牌后,大盲位下注,“野人”跟注后Ivey也跟注,转牌他中了四条(此时他应该是觉得自己已经稳赢了),于是他再次过牌,当“野人”下注后Ivey只是跟注,这么做既隐藏了牌力,也是给野人机会“发育”,让他的牌力提升到足以为四条买单。

 

河牌圈时,Ivey第三次过牌,为“野人”提供最大的诈唬空间,此外,Ivey可能也觉得“野人”如果是价值下注,那下注的数量可能会比他跟注的数量低,所以选过牌给对方机会先出手,结果却撞上了对方范围最强的牌型。

 

你们怎么看“野人”在翻前及翻牌的跟注?

 

对于Ivey在翻牌和转牌只是跟注,你们又是怎么想的?

 

澳门高额桌一直是个神秘的存在,关于威尼斯的这个局,只偶尔会有零星的传闻飘出,之前APT老板Tom Hall曾爆料说这个局打出过一个高达近1400万刀的pot,Hall在2+2论坛发帖说那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底池,河牌的时候池里5100万港币(655万刀),某老板下注2800万港币(360万刀),他手里拿的是卡顺听牌,对手拿的是暗三,据说这位老板当时已经水下1亿港币(1280万刀),最后中牌拿下这个约1380万刀的底池...

 

除了Ivey和“野人”外,Tom Dwan也是那个局的常客,他有时候一天就能输掉200多万刀,然后一下就又赢了回来,而Johnny Chan也去那里打过(传言从中赢了几百万)。

 

因为局里的老板多,所以很多西方职牌都想上桌,比如2010年WSOPE冠军James Bord,不过他却被太阳马戏团老板Guy Laliberte 拒之门外,理由是“打太紧”,而Patrik Antonius则是绝不允许入局的,理由不详。

 

不过说到高额桌,其实全球最高额的游戏并不在澳门而是在维加斯。

 

2001年的时候,有位银行老板下榻百乐宫,某天闲逛到这家酒店的扑克室时,他兴起了找世界顶级玩家单挑的念头,于是就有了十几位顶级职牌组成“联盟帮”(Ivey也是帮内成员)狠虐银行老板的故事,后来一个名叫Michael Craig的作家对十几位当事人进行采访,对这个故事做了近一年的调研后写下了一本名为《The Professor, the Banker and the Suicide King》(中译版《揭秘》)的书,让大家终于有机会一睹这场旷世单挑的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