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注还是不跟?认清时局克服你的选择困难症

时间:2015-10-02 00:56来源:未知作者:yj

 

我站起来用怀疑的口气问:“你有四条,是么?”这是一个反问句,当然他有四条。我很清楚的知道。他下注的方式萦绕在我的脑海,他应该有个6。不过当第三张6在河牌出现时,逻辑上来说,他怎么可能有6?已经有三张6出现了。我先下注。砰!他再次加注了。

 

我觉得我的运气差得可怕,碰见了4条。我想要弃掉我的葫芦,不过锅里已经有好多钱了,我的钱!我本想给对手设下圈套!我伤心的摸着我的牌。也许他和我的牌一样,也许可以平分底池...我叹了口气把我的筹码放进了底池。果然他有那张6。

 

当我们知道被击败了为什么还那么难以弃牌?如果我知道他有四条,为什么我还要给他买单?这跟我有葫芦毫无关系。如果对手有四条,我的牌什么都不是。

 

我有一次在桌上看到一个家伙在第四个黑桃在河牌出现时开心地下注。他假装迟疑了一下,然后领打,但是眨眼之间他的对手就全压了。

 

他在椅子上跺着脚。“我就不信你他妈的有同花顺!”他暴跳如雷:“你太他妈走运了!”

 

他大概持续了有10分钟,最后还用手一挥把大概14000美金的筹码扫进了底池。然后扔下一张A的黑桃。他的对手谦卑地亮出了牌并且完成了同花顺。

 

好,这个家伙怒了,那个有同花顺的家伙只是坐在那里收拾筹码。因为很显然他并不需要把14000美金放入底池,我们都静静地坐着,看着这个输钱的家伙责备发牌员,牌神,以及他的蠢驴对手,然后他踢开椅子,不是一次而是两次,然后他冲出了房间。这个故事有了完美的结局,因为他20分钟之后重装上阵并且输掉了更多的钱。

 

“为什么他要跟住?”我对菲尔小声说。“他知道他被打败了啊”

 

好问题。我们为什么会跟住?我觉得答案是我们很难放弃梦想。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在Ace上破产的原因。梦想看上去十分美好;它们是那么的难以放弃当你已经很明显无法控制牌局的时候。你有一手好牌却以失败作为告别。你开始觉得你最终会解脱,你玩得既有技巧又狡猾,然后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错得很离谱。

 

短时间掉头并且弃牌是那么难。当你拿到牌时你想抓住愉悦的感觉。尽管你的对手已经突然改变了下注方式摇身成为了侵略者,你还是想抓住对手可能是在咋呼的可怜梦想。

 

那么,我能说的是:让梦想见鬼去吧!你的直觉已经告诉你不再领先。你应该听从你的直觉。你的潜意识处理事情的速度比你的思想要快的多。有时候在某种情况下,并没有什么能让我的脑筋变慢,但我的直觉却在对我大喊弃牌。如果我固执的尝试推进,我会一直吃亏。

 

菲尔跟我说过,一般牌手的咋呼只占10%。我做过一个非官方的统计,我觉得这是对的。然而,上周在维加斯我刚完成的派对扑克锦标赛中,一整天只有4,5手牌是空气下注。我觉得这有点扭曲了我的观点。

 

在维加斯一个友好的10/25的牌桌上,我坚持跟注了大量的河牌大注,然后那些家伙总是有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牌力,我只抓到了一次咋呼。不用说,这确实触及到了我的底线,在现实世界,人们并不经常咋呼。他们会揣摩你会付出多少,然后就下注多少。

 

尼尔·钱宁跟我讲了个故事,他去找楚弗迪商量WSOP的事情。他问他最近怎么样,“不怎么样”,楚弗迪说。他输了不少钱,“不过,正能量的是,没人咋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