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Brokos扑克策略:抓准时间点为信息跟注

时间:2019-10-08 10:55来源:未知作者:hbftz

 

扑克中下注或加注的理由很多,但最常见的理由都跟增加你在底池的即时赢率有关。当你认为你的牌最好时,你希望比你差的牌要么跟注,让你在有赢率优势时建立更多底池,要么弃牌,把你的赢率直接增加到100%。当你认为你拿的牌更差时,你下注或加注是为了诈唬,通过让更好的牌弃牌来增加赢率。

 

那么,当你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状况时该怎么办?有时玩家下注或加注是为了明确自己的牌,希望知道自己中等牌力的牌是不是最好的牌。

 

我会告诉你,这通常都是错误的。至于原因,我只会简单说一下,因为很多其他人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这篇文章大部分内容是关于该如何便宜地获得相同的信息,以及你是否真正需要这些信息。

 

我的中心论点是,如果你的范围平衡地很好,不会透露太多关于自己手牌的信息,那么你一般不需要为了信息来加注。你能根据对手的行动来判断你的牌是否能继续打下去。这么说有个前提,但这个前提经常被人误会:对手真实的手牌并不重要。

 

为信息加注

 

 

你正在打$1/$2级别无限注德州扑克。中间位置一位玩家开池加注到$10,你在按钮位用A♠J♣跟注,其他人弃牌。你的筹码为$200,对手筹码比你多。

 

翻牌为J♣109,你在相当惊悚的牌面拿到顶对顶跟张。翻牌前加注玩家在$23的底池下注$18。

 

这个时候为信息加注貌似很诱人。对手可能有好几手强牌,包括两对、是暗三和顺子,但他也可能有几个你的AJ能击败的对子或听牌。与其面临将来下注的未知风险,有些玩家更喜欢在这时加注,“看看自己处于什么位置。”

 

这种行动有几个问题:

 

这个信息太昂贵了。如果加注到$60不能令对手走开的话,你可能会得出结论,认为AJ有麻烦了,但你已经用可能被击败的牌又往底池投了$42。

 

这个信息也许并不准确。对手跟注就意味着你被击败了吗?那他反加注又怎么样?许多玩家会用AK或AQ作为半诈唬全下。

 

你可能会输掉这场错误之战。通常都说扑克是信息之战,但它从根本上来说,更像是一场错误之战。你利用信息来避免犯错误,并引诱对手犯错误。在这种情况下,加注应该不会导致对手犯错误。他会弃掉你能打败的牌,只打更好的牌或得到了正确价钱的听牌。同时,你自己可能犯了错误,对更好的牌加注,或给自己下套,让半诈唬弃牌了。

 

这个信息并不重要。你可以在不知道自己是否被击败的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决策。我会在下面详细解释。

 

谁在乎呢?

 

 

除非你打的游戏不正当,否则对手确实拿着两张牌,而且这两张牌也许能或不能打败你。不过由于你看不到他的牌,他也许会用任何可能的牌在翻牌下注。扑克是信息有限的游戏,你能做的最多就是推测对手可能的手牌的范围,然后根据你对抗这个范围的赢率来做出正确的决策。

 

注意,这有时会导致你弃掉最好的牌。这没关系。如果你从没弃掉过最好的牌,那你应该跟注太多了。你能赢更多底池,但总体来说你会输更多钱,因为你在不能赢的底池会输掉太多钱。

 

如果你认为你至少有31%的机会赢得底池(不光是有最好的牌,因为偶尔你也会在将来的街被诈唬弃牌),那么你应该跟注。否则,你应该弃牌。如果对手100次里面只有1次诈唬,而且他在你弃牌后亮出了诈唬,这并不能说明你的弃牌有什么不对。

 

这就像电视节目Deal or No Deal(成交还是不成交)。参赛者从26个箱子中选择1个,每个箱子内含有的价值从$.01到$1,000,000不等。她打开其他箱子来缩小她所选择的箱子内可能含有的价值。在很多时候,她可以选择买断,或继续排除更多可能性。

 

显然,这位选手必须在不知道她的箱子内具体金额的情况下做出决策。她有一个办法来知道自己选择的金额:她可以继续打开箱子,直到剩下她的箱子,这时她就能得到最完美的答案了。但这时已经太晚了。

 

在上述情况加注就像打开了所有的箱子。虽然你确实知道了自己的状况,但已经太晚,你已经无能为力。如果结果证明你有最好的牌,那么对手已经弃牌了,不会再犯任何错误了。如果结果证明你被击败了,那么你已经把三分之一的筹码投入底池了。

 

与其为了信息加注,还不如利用你已经有的信息。对手会用什么牌在中间位置加注五倍的大盲注呢?他在翻牌前加注后,在翻牌下注的频率是多少?他会用最强的牌下注,还是更喜欢慢打?他会用中等牌力的牌下注,还是喜欢用这种牌控制底池?

 

虽然你不能肯定地回答所有这些问题,但这是你已经可以利用的信息,能帮你做出正确的决策。面对翻牌前打手牌不多,只在喜欢的翻牌下注的胆小的对手时,你应该弃掉AJ。他的牌多半能击败你。面对翻牌前开池范围很宽,总是在翻牌持续下注的松凶玩家时,你的AJ应该是最好的牌,你应该跟注。这是你在往底池投入任何一分钱之前已经有的所有信息。

 

为信息跟注

 

理解上述概念很重要:获得更多关于对手范围的信息对做出正确的决策来说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不过话虽如此,在某些情况下,跟注可以让你更便宜地获得大部分加注能得到的信息。

 

一般来说,对手往底池投的钱越多,他的牌可能越强。这就是为什么加注能给你信息:它在考验对手,如果他继续打牌,你就能得出他应该有点好牌的结论。问题是,你自己也往底池投了很多钱,透露了关于你手牌的相同信息。

 

如果你在翻牌只是跟注,你仍能看到对手是否愿意在转牌往底池投更多钱。你还能看到转牌是什么,但是花的钱比加注少多了!如果转牌是8,对手再次下注,你当然要弃牌。他仍有可能在诈唬,但这时牌面太符合对手的范围了,你现在只能击败最激进的对手。

 

如果转牌是2,你就要做决策了,但这是个好机会。你仍能知道对手想继续下注,这个信息说明了点什么。你还知道如果他在翻牌有听牌的话,他没中牌,现在只剩一张牌没发,你的赢率大大提高了。

 

支持为信息加注的人可能会说,由于你没展现很好的牌力,对手仍有可能诈唬,或用更差的牌做错误的价值下注。换句话说,你的打法能引诱对手犯错,这可是好事!

 

当对手再次在转牌下注时,两件事中有一件肯定是真的:要么他展示的牌力足以让你心满意足弃掉AJ,要么你认为他会经常会更差的牌下注,所以可以跟注或加注。在第一种情况中,你得到的信息是你要为了翻牌加注会带来的不到三分之一的后果而弃牌。在第二种情况中,你的跟注已经为你在转牌创造了有利可图的机会。虽然你输掉大底池的次数不少,但从长远来看,你仍能赚到钱。

 

虽然会更难,但你可以采取相同的原则,在没位置时对对手过牌。这个关键是,你在迫使对手告诉你,在你往底池投钱之前,他是否想往底池投更多钱。

 

这时的关键在于,你的跟注不会泄露太多信息。对手可能会得出你有点牌的结论,但他应该说不准你到底是有听牌、还是在慢打,还是在用中等牌力的牌控制底池。因而,当转牌出现8这种惊悚牌时,他不能随意诈唬了,因为根据他得到的信息,你正拿着听牌,刚刚完成了顺子或同花。当转牌是2这种无用牌时,他也不能自信地诈唬,因为你有时也会慢打顺子或暗三。

 

如果你在例子中这种协调的翻牌从不慢打的话,那你就冒着泄露对你来说很危险的信息的风险。转牌为2时,对手知道你不可能有强牌,他会继续诈唬,给你的边缘牌施加巨大的压力。但如果你的打法没那么好读,那么你可以逼迫他先行动,让他比你更多透露关于自己手牌的信息,从而让你占上风。我在另一篇文章中会谈到该如何在棘手的情况平衡你的手牌范围。

 

只要你保持自己的手牌范围很宽且多样化,就能通过观察对手的倾向,赢得信息之战。更重要的是,与为信息加注相比,你可以更便宜和可靠地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