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Brokos教你打扑克:思考范围并把它利用到决策中

时间:2021-02-23 11:27来源:未知作者:Andrew Brokos

 

导语:如果说我在无限注德州扑克的升级过程中有一堂课经过了一再的学习,那就是手牌范围,包括你自己的和对手的。你自己的范围我会再看一篇文章,今天我想谈谈你给对手分配手牌范围的多种方法可能对你在桌上的决策产生的影响。

 

大部分读者应该明白他们应该推测对手可能的手牌范围。但是,许多人会同样疑惑该拿这些范围怎么办。也就是说,他们未必明白他们分配的范围应该影响他们每次的决策。

 

你要思考的东西不止于此。“我击败了这个范围,所以我会跟注,”或者“我对这个范围没有合适的赢率,所以我弃牌。”你对对手可能手牌的认知应该影响你是否诈唬,你价值下注的筹码量等等一切事情,只是有时影响的方式很微妙。

 

本文会简单过一遍计算你对抗一个范围手牌的赢率的基本知识,然后审查一些你分配的范围应该影响打法的更复杂的方法。

 

 

分配范围和计算赢率

 

你在$5/$10满人桌无限注德州扑克游戏中拿到JJ。Tighty McNuts在枪口位加注到50,只有你跟注。翻牌为A-J-2,Tighty全下115。你跟他打过很多次,很自信他在全下时至少有暗三。由于你自己有三条J了,那么他的范围内一定包含50%的暗三A和50%的暗三2,这时我们得到了2:1的跟注赔率,对吗?

 

不对。你分配对手的范围应该逐条街变化,根据对手的打法,你能得到更多信息,从而缩小他的范围。一位紧的要命的玩家在满人桌上第一个行动时用22加注的可能性比有AA更小。事实上,Tighty用22加注的机会只有10%,AA则有90%的机会。翻牌前,我们能分配到他范围内的有22和AA等几手牌,但当我们看到他全下时,22和AA是仅有可能存在的牌。

 

这个例子中要注意两个重要的概念。首先,在分析他的范围时,你必须考虑牌局中对手所有的行动,而不仅是当前街的行动。第二,他的范围内不仅只有一组可能的牌,还可能有对手拿着这些牌中的每一种。有时这被称为权重的范围,不过有点多余:每个范围都应该加权。

 

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分配的Tighty McNuts的范围是10%的22和90%的AA。要计算我们面对这个范围的赢率,我们要把对抗每种牌的赢率乘以对手持有这手牌的概率,然后把结果相加。在这手牌中,对手有AA的概率是90%,根据扑克概率计算器Poker Stove的计算,我们有4%的赢率。另外10%的时候对手有22,我们后96%的赢率。所以我们的总赢率是(0.9)(0.04) + (0.1)(.96) = 0.132,也就是大约13%。即使得到了2:1的底池赔率,这也显然是要弃牌的。

 

请注意,如果我们没有考虑翻牌前的行动并对Tighty的范围内进行了合适的加权,那么我们本应该计算出50%的赢率,很快得出应该跟注全下的结论,但这是不正确的。

 

这是以范围为基础做决策最基本的应用。有些人可能觉得很明显,但我们很快会看到,分配范围不仅仅是能帮助计算摊牌赢率而已。

 

 

诈唬

 

诈唬比下注的内容更多,因为你什么牌都没有,但确定对手会弃牌。事实上,如果你只在确定对手会弃牌时诈唬,那么你诈唬的次数肯定是不够的。

 

诈唬的决定应该以你分配对手的范围为基础。当考虑诈唬时,你应该能清楚知道你希望他弃掉范围内什么牌。你可以把他弃牌的频率跟底池大小以及你考虑下注的量进行比较,判断诈唬是否有利可图。

 

假设在$5/$10 NLHE桌上,你在CO位用4♠3♠开池加注30,只有小盲位跟注。他在这个游戏中是紧凶型的常客。翻牌为987,因为你什么牌都没有,你忍不住用半个底池的下注偷池了,然后才放弃。但是不要向想当然地认为你是因为翻牌前加注了所以才要在翻牌下注。这条建议通常也对,但像扑克中大部分事情一样,你要根据情况来定,而且你的决定必须以你希望对手怎么打他范围内每手牌为基础。

 

许多稳健的紧凶型玩家在没位置冷跟加注时,范围都窄的令人惊讶。他们绝大多数时候都会弃牌,通常只用最强的牌反加,并且几乎只用口袋对和同花连牌这种投机牌跟注。所以我们分配他的范围为22-99的对子,76s-KQs的同花连牌,以及J9s-KJs的隔张连牌。

 

凭直觉,你可能注意到这个翻牌跟对手的范围简直是天作之合。假设他会用底对+或有八张以上补牌的听牌对你的下注跟注或加注,他100%会弃掉22-55,75%的时候会弃掉 QJs, KJs, KQs(另外25%的时候他有红心听牌)。就算不计算这些牌在他范围内准确的百分比,也能很明显看出,一条街的诈唬太难成功了,根本无利可图。

 

所以你过牌。转牌是2♠,对手再次过牌。虽然你准备在翻牌放弃,但你没有停止思考他的范围,因为此时可能出现了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

 

你很有信心对手不会放过第二个机会来用更强的牌诈唬或用听牌半诈唬。你相信他的跟注标准依然没变,但现在他的范围缩小到了33-66, 76s, 86s, T8s,还有非红心的QJs, KJs和KQs。所以一共是18个组合的口袋对(记住,你已经有一张4和一张3了),其中12组会弃牌(除了66),9个对子和听牌的组合不会弃牌,9个不成对的牌的组合会弃牌。对手可能持有的36手牌中,他会弃掉21手,所以半个底池的诈唬是有利可图的。

 

请注意,这个相对较小的诈唬会成功的唯一原因是,你需要对手弃牌的那部分手牌,从他的角度来看,刚好是垃圾牌。如果你有AK这种牌,让QJs这种牌弃牌你能得到的就少的多了,那么这个诈唬可能就不合理了。

 

 

价值下注

 

和诈唬一样,价值下注应该瞄准对手范围内特定的手牌。假设他有能力做一些基本的读牌,那么你在河牌做有位置的价值下注时,完整的思考过程应该是这种:“我希望他用X跟注,所以我下注Y,希望他以为我是Z。”

 

假设你在$5/$10单挑无限注德州扑克中的按钮位用A5加注到30。这时,他的范围还太宽了,没法罗列,但是你应该已经排除了某些牌。他一应该没有T2o(他应该会弃牌)或KK(他应该会反加,至少大部分时候是)。对手跟注,翻牌为K-T-T彩虹面。他过牌,你下注45,他跟注。

 

这时我们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虽然对手非常有能力诈唬加注,但你从没见过他跟注时目的就是为了在后面的街诈唬,而且你认为他在没位置时特别不可能这样做。所以他的范围最有可能包含Ax(他知道你会做很多持续下注,并且会正确猜出A高牌领先你的下注范围), Kx, QJ, Q9, T8-AT(你认为他会在翻牌前弃掉更差的Tx),22-88的口袋对,以及偶尔更高的口袋对,不过你相信他通常会用这些在翻牌前反加。

 

转牌又是K,对你非常好:它能让对手大部分口袋对失效,是他手里不太可能有K,让你的牌跟大部分之前跟张比你好的Ax牌打平。他过牌,你没得到什么信息,随后过牌。

 

河牌是2,对手再次过牌,让你能进一步缩小他的范围。你相当确定他有葫芦或四条的话会下注,有失效的对子会诈唬。这使得他范围只有 Ax, QJ, Q9以及少见的AA/QQ/JJ。

 

这个情况看起来很适合价值下注,因为你几乎不会被击败。现在的问题是,你该下注多少。要判断下注量,你需要考虑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牌。在这个例子中,你希望能从QJ和Q9得到价值。什么会让对手用Q高牌跟注河牌的下注?如果他认为你在诈唬的话。因此,你的下注必须被对手解读为诈唬。

 

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点,因为许多玩家犯的错误就是下注量跟他们的牌力相等。他们在诈唬或为大牌价值下注时下注很多,当做薄的价值下注时则做非常小的下注。这种下注量非常明显,而且有直观的下注规律,对手会利用这个破绽。

 

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在这里不能做大的价值下注,这还要取决于对手。我的意思是,你应该让对手的跟注范围来决定你的下注量,而不是你的绝对牌力来决定。如果对手用Q高牌跟注半个底池下注的机会是跟注一个底池下注的三倍,那么你应该下注更小。如果他跟注更小下注的机会少了两倍,那么更大的下注会更好。你必须首先判断你想让哪些牌跟注你,然后再决定如何将你对这些牌的赢率最大化。

 

结语

 

虽然许多玩家模糊地意识到他们应该思考对手的范围,但大部分人似乎并不理解该怎么利用这个信息。希望这些例子能体现出记录对手可能手牌的重要性,并向你展示了几种用这些读牌来做决策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