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玩NL200都嫌太大,终靠白手起家在牌桌盈利近1300万

时间:2021-04-08 17:40来源:未知作者:陆某人


内容来源:cardplayer.com

编译:中扑网(dzpknews.com)

 

Max Young的比赛奖金接近200万刀(合1298万元),手里6个WSOP巡回赛金戒指,六位数的奖金拿过几笔,包括去年12月北美冬季赛主赛的冠军奖金:226,510美元。

 

对于很多玩家而言,这份锦标赛履历足以令人艳羡,而如此光鲜的履历,对于Young来说,它并不是唾手可得的成就,而是他一步步努力的结果。

 

因为几年前,Young还只是一个像大多数玩家一样在低级别常规桌默默努力的牌农,不仅时薪微薄,比赛也只打得起一两百刀买入的而已。

 

 

Young是大学期间接触的扑克,毕业后在纽约干过一段时间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最后还是决定试一试职业牌手这条路。

 

下定决心走这条路后,Young搬到俄勒冈州,边打短工边在当地扑克室磨练牌技。

 

他回忆说:“搬到俄勒冈州之后,我基本是从零起步,cash的级别玩得很小很小,比赛也是从40块买入的打起,第一次玩1-2刀的cash时,非常慌,因为觉得盲注太大了。”

 

Young靠从事餐饮和建筑方面工作支持牌桌上的支出,后来打牌渐有起色了,他就不再做其他活计,而是全身心投入到职牌这条路。

 

真正开始全职打牌刚好是黑色星期五事件发生前,很幸运的是,虽然Young平时赢过不少线上SNG,但他的绝大部分收入还是依靠线下扑克所获,因此美国司法部重锤线上扑克时,这件事对于Young的影响并不大。

 

不过即便Young真受影响了也没多大事儿,因为就在星期五事件发生后第二天,他拿下了当地一场320刀买入的无限德扑赛事,奖金23,133美元,这笔钱可以说是他的第一桶金,让他终于可以缓口气,让他有了在线下cash桌从容做牌农的底气,不用再提心吊胆会破产,也是在那个时候,Young步入升级之路。

 

“那笔钱给了我继续下去的资本,”Young回忆自己第一次冠军时说:“黑色星期五发生时我意识到自己没法再玩线上,然后很巧的我刚好赢了那场比赛,而从那之后,我就专心打线下了。”

 

Young从1-2刀升级到2-5刀,继续在cash桌上勤勤勉勉做牌农,赢了第一笔五位数奖金后的Young不像其他玩家那样,他没有立即选择将重心转到比赛上。

 

只是偶尔听说其他地方有性价比高的比赛时才会去打,多数时间都是玩线下cash,因为俄勒冈州真的适合新手累积资金。

 

“如果你是一个刚入行的人,手里没多少钱,但又想靠打牌积累资金,俄勒冈州应该是全美最适合这么做的地方,”Young说:“这里有很多低级别的游戏且不抽水,只用给10块或15块的台位费即可。”

 

根据俄勒冈州的规定,只有部落娱乐城才有资质对扑克游戏进行抽水,于是该州的扑克室只能依靠聘用志愿者发牌员(靠小费挣钱)和收取台位费来经营,这种模式在整个俄勒冈州都十分盛行。

 

Young说:“你可以在这个地方找到一家扑克室,然后只需支付10刀的台位费就一直打到凌晨两点,有些扑克室甚至还管饭,条件好到太不真实!”

 

俄勒冈州扑克圈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没有高额桌可以打,但Young说那里的低级别游戏有时候其实会比实际的级别高一些:“1-2刀的打起来像2-5,2-5刀的像5-10,在一些1-2刀的游戏中,你甚至可以带6000-10,000刀上桌,所以打得好的话,时薪还是很不错的。”

 

2011年至2016年间,Young按计划行事,只窝在cash游戏挣钱,仅是偶尔打一打当地或附近城市举办的一两场比赛,那段期间,他拿到的最大一笔钱是一场330刀买入的无限德扑赛事冠军奖金:29,443刀。

 
 

转折点是在2017年,Young的职业重心转到了锦标赛上,那年二月他飞去佛罗里达参加WSOP巡回赛,拿下个人第一个WSOP金戒指,那场比赛买入365刀,形式是6人桌的无限德扑,Young凭借那次冠军赢下13,944美元,并闯入那次巡回赛五场边赛的奖励圈,总盈利是38,654美元,用时仅仅两个星期。

 

那两周的经历不仅给了Young信心,他的资金也开始水涨船高,让他有了在锦标赛继续下去的可能。

 

参加了佛罗里达的巡回赛后,Young乘胜追击跑去爱荷华继续打WSOP巡回赛,进了四个奖励圈,包括一个365刀赛事的亚军,奖金24,854刀。

 

从那之后,Young开始尝试四位数买入的比赛,并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场1600刀买入的赛事中从400多人里脱颖而出,摘得桂冠及120,930刀头奖,那是他第一笔六位数奖金。

 

宾夕法尼亚州的成绩对Young的牌手生涯而言绝对是一次里程碑式的胜利,他的职牌道路因此走上另一个高度。

 

不过让Young感到自己的事业已经处在另一个高度的并非宾夕法尼亚州的冠军,而是他去北卡罗来纳州参加WSOP巡回赛那场主赛所获的第28名。

 

 

“那场比赛来了很多厉害的人,但我当时感觉自己有机会赢,”Young回忆说:“因为我在那场比赛的发挥应该算是入行以来最好的其中一次。短码的时候,我曾做了一个很绝的弃牌,河牌弃掉第二大坚果,而对手亮出了他的坚果,理论上来说这个弃牌或许是错的,但在那一刻我却弃对了。在那手牌中的表现给了我自信,因为那场比赛有不少很强的玩家,可我依然能够拿到28名,之后就是参加宾夕法尼亚州的比赛了...而人一旦有了自信且手里有钱,办事儿就容易多了。”

 

比赛后期在大的底池中做出这样的弃牌,这要求牌手有很强的自律性,而Young的自律不仅体现在游戏中,对于资金的管理,他同样很自律。当其他人依靠赞助的方式满世界去打比赛时,Young却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从不为了打一场高买入的比赛而出售股份后接受赞助。

 

“我只是不想打一场自己的资金负担不起的比赛,”他说:“输钱已经让我倍感压力,若是用别人的钱比赛或是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压力会更大。虽然我是一个以打牌为生的人,但我很珍惜(或许也是在意过头了)这份职业,所以完全不想接受别人赞助之类的,只玩自己玩得起的游戏。”

 

这种坚持带来的影响是Young会因此失去一些机会,而他这类中低级别游戏玩家缺少一些高级别职牌的资金优势。

 

“当你玩的是低级别游戏时,就算你打得很好,可也需要很长时间去积累资本,因为你大部分的盈利都用到了生活支出上。”Young解释说,而生活中的一些困难也使得他留在低级别游戏做牌农的时间更长了。

 

“我妈病了好几年,”他说:“所以每年我都会抽些时间出来陪她,一般是选在夏天,而这么做之后我就有种自己每年一到秋天就得重头来过的感觉,然后就到了2017年,在锦标赛的努力有了起色,资金已经累积到可以参加一些买入更高的比赛,而且生活支出在我的奖金收入所占据的比例也不是那么高了...那年的经历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很大改变。”

 

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比赛收获个人第一笔六位数奖金后,Young再接再厉,两个月后在太浩湖的WSOP巡回赛中拿下个人第二个金戒指,那场比赛买入1675刀,人数458名选手,第一名奖金147,699刀,而17年的最后一份答卷是Young在科罗拉多锦标赛的第四名,奖金20,696刀。

 

2018年,Young的劲头不减,分别在4月、10月以及11月都拿到了冠军,11月的三个冠军都是在WSOP巡回赛中所获,个人金戒指累积到5枚,而第五枚戒指所赋予他的奖金是入行后最大的一笔:263,815美元。

 

次年,Young收揽个人第六个WSOPC金戒指,并在年末往个人履历再添两笔六位数奖金,分别是119,038美元和125,356美元。

 

“我会挑选合适的时间去打高买入的比赛,”被问到最终目标是打多大比赛时Young回答说:“其实现在已经开始打高买入比赛,每年会打两场1万的和两场5万的。现在会比以前更想参加WPT的比赛,但还是量力而行,做好资金管理,因为我很清楚比赛买入越高,对手就会越强,强的对手也越多。我感觉自己是自学成才型的玩家,很多知识都是从跟低级别游戏玩家交手摸索出来的,也是因为这样,我在中低级别游戏中的优势会更大。”

 

如果想要打败更强的对手,Young从低级别游戏中学到的策略是不够用的,为了不费那么多周折,让自己能够转型,他开始寻求外援,找了15年WSOP主赛冠军Joe McKeehen做教练,技术越发全面和娴熟。

 

“我感觉已经为高买入比赛做了更充足的准备,”Young说:“但也不是说一定得换跑道,中等买入的比赛我还是会继续打,比如300刀的比赛我也还在参加,只是现在开始觉得打这种低买入比赛有点在浪费时间,不过我是爱这个游戏的,所以依旧还能享受比赛。其实我的目标就是无论自己打什么级别的游戏,我都能成功。”

 

 

经过这些年的耕耘,Young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和进步,已经是圈内很有名的中级别赛事常胜军之一,2020年初期,在同级别的游戏中,很少有人能做到他的水平,但就在他闯入去年澳洲百万赛1万刀主赛奖励圈的几个星期后,全球大部分线下赛事因新冠的流行而按下暂停键,Young被迫重返线上扑克营业,而这也是他自SNG那个时期之后第一次再将重心放到线上。

 

“不过在线上的成绩就是不如我意,”Young说:“我在线上从来做不到像在线下那样自律弃牌,尤其是打多桌时,如果手里的牌挺有料,我就是很难会弃掉,可若是同样的情况出现在线下,我会秒fold。”

 

幸运的是,35岁的Young已经攒到不错的资金,不需要再在线上扑克做牌农来支付生活所需,他已经拥有选择暂时不工作的自由。

 

“不能打线下的这段时间,我学了很多,看了很多视频,但大部分时候,我的时间都分配到了生活的其他方面。”Young提起隔离期时说到。

 

好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空档后,线下扑克终于慢慢回归,到了去年末,某些地区甚至开始举办大型赛事。

 

去年12月,坦帕市的硬石娱乐城举办冬季扑克公开赛,是美国首批举办大型系列赛的主办方之一,得知消息后Young立马飞过去参加1700刀的主赛,虽然参赛的规矩多了很多(比如每个位置之间安装了玻璃板,或是玩家全程需佩戴口罩),但大家的参赛热情依旧非常高,近800多人报名了该赛事。

 

主办方规定的一系列措施原本是为安全起见而制定的,但从理论上来说,却间接使得Young的优势变弱了,因为对手在全副武装下所透露的马脚就少了。

 

谈到这些措施时,Young表示自己其实并不是很介意:“说实话,我很感激主办方有这样的规定,这太有必要了,虽说不再能从对手整个肢体上获得很多信息,但我可以从其他方面去判断,比如下注模式,对方的手部动作,甚至他们下注的姿势,所以新规出现后,这对我而言没多大差别。”

 

尽管大家都带着口罩,彼此间也有玻璃板隔开,但已经差不多有9个月时间没打线下比赛的Young,手里的“刀”依旧没钝,他最终在单挑击败对手获得冠军,拿下职业生涯数量第二多的一笔奖金:226,510美元。

 

随着线下赛事的逐渐回归,想必Young会继续保持势头,在未来收获更多的佳绩。♠

 

Young说自己搞不定线上比赛,那你们知道谁搞得定线上比赛吗?

 

Chris Moorman搞得定,他是全球第一个靠打线上MTT获奖金超1300万刀的牌手!

 

想不想知道Moorman的比赛秘诀?

 

想的话请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