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事上首季《高额桌扑克》那帮传奇牌手,他们究竟什么来头?

时间:2021-02-27 09:25来源:未知作者:yj
《高额桌扑克》(High Stakes Poker,以下简称HSP)2006年首次在游戏综艺网播出,之后七年时间里一共放映了98集,而这98集的精彩成功奠定了这档节目在扑克迷心中的地位,成为史上最受欢迎的扑克王牌综艺之一。
 
2020年末,时隔近十年时间,HSP携手一众新老玩家回归,再次成为扑克圈的焦点。
 
新一季的阵容十分惹眼,包括像Tom Dwan、Phil Ivey和Phil Hellmuth这样的风头人物,而HSP在2005年进行第一次录制时,受邀参加这档节目的玩家阵容也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神仙打架。
 
 
 
 
不仅有Doyle Brunson这位的常青树、还包括Jennifer Harman、Todd Brunson、Ted Forrest、陈强尼和Barry Greenstein这些常年混迹最高额常规桌的顶级职牌,在这些玩家面前,Daniel Negreanu、Phil Hellmuthi在当时只能算是新人而已。
 
除顶级职牌之外,为增添节目趣味性,首季HSP还邀请了两位娱乐玩家,一位是湖人队老板Jerry Buss、一位是堵场老板Bob Stupak。
 
借着HSP8的热度,我们今天来聊聊节目的这些元老级玩家,看看究竟是什么能耐让他们成为了《高额桌扑克》的首季嘉宾。
 
先说娱乐玩家。
 
***Jerry Buss***
 
Jerry Buss对于享誉世界的湖人队来说,可谓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这支队伍在Buss的经营下迅速成为NBA最成功的球队之一。
 
上世纪50年代,Buss依靠房地产起家,于1979年与合伙人一起花6750万美元买下湖人等球队,带领湖人队赢过10个总冠军,Buss掌权时期的湖人队总共16次打入NBA总决赛,其中10次捧得总冠军奖杯:分别是1980年、1982年、1985年、1987年、1988年、2000年、2001年、2002年、2009年以及2010年。
 
2006年,Buss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有了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 
 
 
1979年湖人队的单独估价是1600万美元,而到了2013年,在福布斯发布的NBA球队市值排行榜上,湖人以10亿美元的价值高居全联盟第二,仅仅落后市值11亿美元的纽约尼克斯。湖人也和尼克斯一起成为了NBA历史上首次市值超过10亿的球队,而这一切都与Buss多年来的不懈努力密不可分。
 
除了在管理球队方面运筹帷幄之外,Buss还是个扑克迷,早在1991年,他就在WSOP拿过梭哈比赛的第三名,09年世界扑克系列赛中,解说员在介绍巴斯时,将其标注为“职业牌手”,而不是更为响亮的“湖人老板”身份。
 
Buss不仅事业有成,感情生活也非常丰富,是好莱坞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两段婚姻以及一段婚外情一共为他留下了7个孩子,此外,据媒体报道,他曾有过100多名情人。
 
北京时间2013年2月18日晚因癌症在美国洛杉矶去世,享年80岁。
 
***Bob Stupak***
 
 
Stupak是维加斯的一位传奇人物,堵城海拔最高的云霄酒店就是他一手创办的。
 
年轻时Stupak喜欢研究流行音乐和飙车,初中没毕业Stupak就选择辍学,离开学校后他就买了台哈雷摩托车,并骑着这台车在匹兹堡通往维加斯的路上开启了一段冒险之旅,后改道去澳洲发展,在那里卖了几年的堵场优惠券,并结了两次婚,之后于1971年重返维加斯并在此永久定居。
 
两年后Stupak开了自己第一间堵场,可在一场神秘的火灾中被烧成灰烬,次年,他建造了一家以太空为主题的娱乐城,并在公共区域把他从高额桌和超级碗体彩中赢到的大量钞票摆出来供人观赏。
 
1995年,Stupak开着哈雷在维加斯大道驰骋时与一辆悍马相撞,被送往医院后昏迷了五个月才醒来。
 
96年云霄酒店开业那天,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聚维加斯见证全球海拔最高堵城的开幕,其最高处高达1149英尺,直抵大气平流层,Stupak曾想将云霄酒店的高度建到1800英尺,但被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制止了,堵场开业后不到三个月,拥有14%股份的Stupak辞去董事长职务。
 
参加HSP之前,Stupak曾在89年获过WSOP无限注梭哈赛冠军,之后在91和93年的无限德扑赛事中分获第4和第9名,线下比赛奖金累积865,000美元。
 
有传闻说Stupak在高额现今桌中的盈利超过一千万。
 
受邀第一季《高额桌扑克》的嘉宾除了上述两位老板外,其余几位职牌的履历也非常精彩。
 
***Doyle Brunson***
 
被誉为“扑克教父”,曾是NBA种子选手,名下10条WSOP金手链,两届WSOP主赛冠军,并四次战胜癌症,著作《超级系统1&2》有“扑克圣经”的美誉,净资产预计7500万美元,
 
熟悉这个圈子的人对Doyle Brunson应该都很了解,所以关于这位常青树的履历就不赘述,总之是让很多人难以望其项背,让多数人望尘莫及。
 
但凡有Brunson在的地方,C位舍他其谁?
 
 
***Todd Brunson***
 
Todd Brunson虽说有一个名震江湖的牌手父亲,但从小他却过着一种与扑克隔绝的生活,打牌从来不属于他们的家庭活动,高中时,他不仅加入踢足球,还参加了辩论队,Todd 思维很敏捷且非常好胜,所以他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律师。
 
上大学后,Todd 开始接触到扑克,他会到当地一些俱乐部打牌,接受《维加斯日报》采访时他曾说自己甚至把父亲给他的学费全输光了,后来因为实在没脸跟父母要钱,他只好去当地一家餐馆打工赚生活费以及打牌的钱。
 
随着实战经验增多,Todd 的牌技也在慢慢提高,掌握家里财政大权的母亲露易丝在加州奥兰治县买了一套房子用于出租,在房客搬走后,露易丝觉得房子就这么空着不好,于是Todd 主动提出暑假去那里替老妈看房子,不过还有一个目的他并没有说出来,他想借此机会去当地的俱乐部打打牌,因为他已经能在平时玩的俱乐部盈利了,所以他想看看自己的牌技在其他城市是什么水平。
 
 
暑假结束后,Todd 告知父母他不会再回学校(那时已经大四),他想做一名牌手,露易丝听到后勃然大怒,但她却没法怪丈夫,因为Doyle听了儿子的决定后第一反应是:“我连他懂打牌这事我都不知道?!”
 
下定决心走这条路后,Todd请求父亲传授牌技,将心理满肚子疑惑列成长长一个单子,希望能得到父亲的解答,拜父亲为师。可Doyle却不理会儿子的请求,而是花钱把老友Mike Caro(《超级系统》的合著者)请来给Todd 做私教,Caro对牌桌马脚极有研究,甚至专门出过一本马脚大全,他拿了钱后给Todd 上了10个小时的课。后来一旦碰上Todd 过来问问题,Doyle就会甩出一句话:“去问Mike。”
 
Doyle除了没给儿子传授牌技,他也从没出钱给Todd 打过牌,入行之初,Todd 在低级别游戏中破过几次产,他玩过维加斯所有级别的游戏,从最低级别的打起,然后一步步靠自己的努力杀出一条路。
 
在由父亲Doyle牵头的“联盟帮”大战银行家的单挑中,Todd曾在两天内替组织从银行家手里赢走超1300万刀,其线下比赛收入累积400多万刀,闯入WSOP钱圈数量超40次。
 
***Ted Forrest***
 
Forrest曾在1993年一口气拿过三条WSOP金手链(之后在04年又拿了两条),虽说比赛成绩卓然,但95年后他就将重心转向常规桌,玩的局基本是全球最高额的游戏,他会满世界找局,加州、东海岸地区甚至欧洲都会涉足。维加斯最高额的局是1500-3000,也有2000-4000,但2k-4k的局只是偶尔出现,为了找到够大的局,Forrest经常会去加州的自行车娱乐城、吉祥娱乐城,或到出版商Larry Flynt家里和弗林特的哈斯特勒娱乐城找活儿。
 
 
据Forrest本人透露,2001年的时候,他曾在三个月内从高额桌中净赚超670万,某一个月的单月成绩就达到400多万,有两百多万是跟银行家Andy Beal单挑所获,剩下的钱是在出版商家里赢的。
 
关于这位高额桌传奇牌手的事迹,最有意思的还是他跟另一名牌手Mike Svobodny打赌的事。
 
事情发生在1996年7月3日,Forrest那天跟Mike Svobodny和Huck Seed打网球,Forrest说要跟Mike打个赌,赌注5000刀,赌他自己能在维加斯最热的天气里跑完一个全马。第二天一早Mike就去叫醒Forrest说要跟他打这个赌,赌注他提到6000,他赌Forrest当天没办法在维加斯大学体育馆的跑道上跑完106圈,也就是一个全马。
 
“赌注提到7000,立马成交。”
 
趁Forrest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打的这个赌有多蠢之前,Mike立马答应了。为什么说这个赌很蠢,是因为那是7月的维加斯,当天是4号,室外最高温度可达到45度,加上维加斯大学体育馆的红色跑道是橡胶聚氨酯材质,具有散热功能,温度本来就高的话,如果还在这种跑道上跑全马,那简直是火上浇油。
 
正式跑的时候Huck来跟Forrest一起跑,因为Mike也同样跟哈克打了全马的赌。
 
两人可真是条汉子,前50圈的时候跑得云淡风轻,还一起商议继续跟Mike打赌,赌两人可以在五天内再跑一次,可到了后面的时候,据Forrest回忆:“50圈之后接下去的6英里跑起来开始艰难很多,而最后那6英里,那真TM不是人干的事!”
 
Huck是第一个跑完的,当时有个维加斯大学的田径教练刚好路过,看到跑道上有人在跑步觉得很惊讶,于是他问Huck和Forrest在干什么,得到回答后教练说:“他们这么跑法,有可能会直接在跑道上挂掉...”
 
跑完之后Forrest因为中暑整个人已经虚脱,当时他有只鞋的鞋底已经跟鞋面分离,最后他那只脚实际是穿着袜子在跑,他最后好像还多跑了两圈,因为已经跑懵,根本没法清醒计算自己跑了多少圈,也没法让自己停下来:“跑完后过了整整两星期我才又活过来,才觉得自己又是个人了,以后再给100万,我也不会再打这种赌!”
 
***Johnny Chan(陈强尼)***
 
有报道说上世界八九十年代风靡一时的赌神系列电影,周润发所饰演的赌神高进其实就是以陈强尼为原型进行改编的。
 
1962年陈强尼和家人从广州移居到香港,随后在1968年移居菲尼克斯,并于1973年定居在休斯敦,在当地开办了一家餐馆,他原本打算继续家族生意,可16岁到维加斯见识过之后,21岁那年,他决定从休斯敦大学的旅馆管理专业退学搬去拉斯维加斯,成为一名职业牌手。
 
80年代末,连着在87和88年拿下两届WSOP主赛冠军后,陈强尼的名字传遍了世界,88年主赛最后一手牌他用顺子给埃里克·赛德尔(Erik Seidel)设套的一幕甚至在10年后被设计进了《赌王之王》的电影里,他自己也在其中跑了一回龙套。随后1989年主赛,他眼看就要得到三连冠,可惜在决赛中输给了Phil Hellmuth,只能屈居亚军,之后的主赛,再也没有人能够连着两届拿下冠军。上文提到的那位湖人队老板Jerry Buss还曾经许诺只要陈强尼可以连续获得三次冠军,就会送他一枚NBA总冠军戒指。
 
 
2002年,他被选入扑克名人堂成员。
 
2005年,陈强尼击败Phil Laak拿下个人第十条WSOP金手链,数量与Doyle Brunson持平,仅次于Phil Hellmuth。
 
陈强尼在顶级职牌们和维加斯本地人心中的形象是有些矛盾的:时而很富有,时而看似破产;时而经常能见到人,时而又神秘消失很长时间;时而天赋异凛,时而冲动无趣;时而友善热情,时而冷漠易怒。
 
***Barry Greenstein***
 
这位是圈内少数被主流媒体关注的职牌之一,可谓真正的传奇牌手,素有“扑克圈罗宾汉”之称,名下三条WSOP金手链,并在2011年入选扑克名人堂成员。
 
入行之前,Greenstein曾在伊利诺大学攻读数学博士,那段时间他一有空就上桌打牌赚生活费,后来因为对扑克的热情高于读博,最后他追求博士学位的脚步只好停下来。
 
可辍学后,Greenstein在牌手这条路走得并不如自己想象般顺遂,所以只能先乖乖找份工作维持生计,那些年,他白天在赛门铁克做程序员,晚上就到当地私局磨练牌技,1991年,当他已经能靠在牌桌上挣的钱维持生活后,Greenstein从赛赛门铁克辞职,重新成为一名全职牌手,这一年,他36岁。
 
 
入行这些年,Greenstein的线下锦标赛收入超过800万,他第一次参加WSOP是在92年,并闯入了主赛钱圈,四年后,他首次闯入决赛桌,并获得第五名,他在线下获得的最高一笔奖金出自WPT,那是2004年的公开赛,他凭借冠军入账127万头奖。
 
Greenstein曾许诺将在比赛所获奖金的一半捐予慈善机构,而作为6个孩子的父亲,在他所捐出的超400万刀的善款中,有超过150万捐给了儿童慈善基金,为处于贫困的孩子提供食物、教育资金以及医疗费用。
 
***Jennifer Harman**
 
Harman是全球唯一一个能经常玩得起超高额常规桌(1000-2000刀)且依旧做到稳定盈利的女牌手,她入行时没有师傅,在一个男性为主导的行业里,Harman升级的路要比其他人慢很多,不过她终究还是靠实力赢得了对手们的尊重。
 
 
她看上去并不像一位牌手,更像一个女演员(神似梅格·瑞安),虽说外表看着柔弱,但身处逆境时所表现出的坚强是外人不能想象的。Harman职业生涯的阻力其中一部分来自于她的女性身份,因为在她出道那个时期,大家根本不会想到会有女性成为职业牌手。
 
牌手真是一份很孤独的职业,下风期的打击很让人绝望,但若是有可以效仿的对象,用其他牌手的成功来激励自己坚持下去,这种低谷就不会那么难熬,可Harman没有可追随的爱豆,没人能想象她跻身顶级牌手这条路走得有多难,她似乎是被迫独自前行的人。
 
1989年-1995年间,Harman主要是在里诺、洛杉矶、维加斯玩50/100刀、75/150刀和100/200刀的德扑,第一次在海市蜃楼扑克室发现300/600刀这种级别时她心想:我也要玩这么高盲的游戏。
 
Harman打牌的目的从不是找一个她能赢的局,她想要自己的技术能够强到足以驾驭全世界最高级别的游戏并在其中盈利。
 
从80年代到1997年间,Harman在冲击顶级牌手这条路上跌倒又再爬起来无数次。每次赢够了资金后Harman就会到200/400刀或300/600刀的级别试水,输完后又重新降级累积资本。1993年Harman移居维加斯,目的就是为了到海市蜃楼玩高额桌,但却破产了,她沮丧极了,非常讨厌借钱,讨厌依靠别人帮助的她放下自己的骄傲,向朋友借了10万刀,逼自己更努力挣钱还清债务,她想要证明自己能够在维加斯立足(四个月后她还清了这笔钱)。
 
每次Harman想要冲出100/200刀这个级别,结局都是以失败告终,在她的记忆里,这种升级她至少尝试了8次,每次都输到只能重返原来的级别回本,至今她仍旧能够清晰记得那种带上自己全副身家上桌打牌的压力。
 
终于,Harman在1997年突围成功,她开始能在高额桌盈利了,1998年百乐宫开业后,海市蜃楼的高额桌迁居这间新店,正是在这里Harman升级到最高额的游戏,一般玩的是800/1600刀。尽管游戏越玩越大,可Harman依旧能保住自己在高额桌的一席之地,且多数是用自己的资金上桌。
 
偶尔能玩一玩1000/2000刀这种级别的玩家全世界也就几百人,而Harman却经常玩百乐宫最高额且最难打的混合游戏。只有十几个人能在这种级别的游戏中稳定盈利,并在盲注偶尔变更高时能够格买入上桌,所以Harman无疑是全球最顶级的牌手之一。
 
2001年-2004年间,银行老板/亿万富翁Andy Beal与数十位顶级职牌组成的“联盟帮”在百乐宫进行过数十场的单挑,双方对决的级别从1万/2万刀一步步升到10万/20万刀(04年人民币美元兑换率8:1,10万/20万刀相当于80万/160万元)。
 
在这场著名单挑里,Harman是入选“联盟帮”(包括Doyle Brunson、Chip Reese、Ted Forrest、 Chau Giang、 Gus Hansen、Todd Brunson以及Phil Ivey等人)的唯一一位女性,在某一次对决中,盲注涨到3万-6万时,这个女人替一众男牌手赢了¥7200万。
 
想知道Harman究竟如何从亿万富翁手中赢走那么多钱?
 
答案就在《揭秘》里↓↓↓
 
想买书的盆友,直接扫描下图二维码就可以直接下单哦!